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看照片,看文,听张悬的[模样]。好好的竟然就哭了出来。
又一个家伙,在成为我习惯的一部分之后,要蓦然淡出了呢。

看七堇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其中一个过客有着我最最喜欢的性格,恪守冷暖自知。
最最喜欢,因为那是我从不曾有过的理智坚强。

曹方的EP,CD,我一张都没有买到。但是极偶然地从陌生人那里借了过来。

08_convert_20080629184252.jpg

这张图片里,镁光灯下她头发凌乱的,超过90度的鞠躬感动了我。

我想我真的是很喜欢这么一个歌手。

但是不会再爱了。哪怕这歌手这舞者再多么的虔诚,灵气逼人。
撑死喜欢。
并且喜欢已经变得好廉价。

其实很害怕在安静的夜晚听到咬字清晰的中文歌曲。
因为可以最清晰地听见声音中的难过迷茫绝望还有思念。

则说,你这还是没有遇到。
我瞬间就愤怒了,我想如果不是要通过短信而是他在我面前,我一定会吼着:怎么可能啊才不是!
可是我只能窝在被子里磨磨蹭蹭地发短信,语气便被夜晚一丝丝地舐去凌厉。
[不是啊我坚信我遇到过。只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几乎一抹一样得别扭,所以没法相处。]
这样的语气使那[我坚信]变得更像是苍白无力的狡辩。
于是我躲在被窝里咬着下嘴唇小声呜咽。于是更加透不过气。

怎么办怎么办啊,我竟然还是好想你。
虽然终于不爱了,但是还是好想好想。
你还是我在难过时在害怕时在委屈时唯一能够想起的温暖。

我是个大白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4.29
身边一对对的逐渐变得多了起来。便有觉得巨大的不可思议。

你们维持着几乎不分离的姿态充溢 了我的生活。
不分开啊。。。
身边总是同一个人,谈论的话题少得可怜,要不停地躲老师,总任何事都要顾及他/她的感受,要记得他/她的喜爱,生日,特点……
不会很累么?不会很腻味么?

哎呀哎呀,想想就觉得有些恐怖。

一个人的生活无比美好,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想要放弃?!
要另一个独立生物体亲密相处,想想就觉得人生无望。自由啊任性啊什么都没有了。
为了那一点点不稳定的温暖值得吗值得吗?!

哎呀哎呀,我果然是个怪胎。
2008.04.23
学农第二天晚上狠狠难过之后,发着高烧陷入了漫长的梦。那是我人生第一个梦醒之后仍有记忆的噩梦。然后?然后之后的每晚都在持续着,漫长的到似乎永也没有尽头的噩梦。每个早晨早也不需要闹钟,3,4点就被惊醒,满身冷汗地向蹬开被子忽又抱紧,开始小心翼翼的分辨现在的我是否还在梦中,是逃离了梦境还是又置身于了另一个噩梦的开端。

白天在学校有睡着,只是20多分钟,便也已经足够我的一个噩梦。醒来以后的状态,是一个稚嫩的比喻:像是处于深秋的浅井中,阴冷的井水或许只是淹没脚踝但却能让人感到刻骨的寒冷。我只能够也只会四处张望,但四处都是深色的雾,看不见方向。在那样热闹的教室中,越发感到无助。同学见我醒了,便过来调笑两句。我茫然地听清了每一个吐字却不知道她/他究竟是在说着什么,于是回一个敷衍的笑。

于是有借口完全不在状态麽,心不在焉地做着所有的事情。

石海哥哥的婚礼,在丁山宾馆的钻石大厅。到处都是人,都是我应该记得应该认得的人,可我却只能够记忆那么2、30人,便已经是极限。几乎所有人与我熟捻地打招呼,说笑,甚至是开玩笑,我却只能够笑笑。

因为不记得是从什么地方,深深地接受了这么个观念: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那就微笑吧。

怎么办怎么办,我什么事情都干不下去了。
复习不行,游戏不行,看小说不行,甚至是连同人世界都无法沉浸。

HH自己整理的复习资料,一式两份,一份装在了文件夹里给了我。
可我到了现在,连文件夹都还没打开。
喂,你所认定的唯一一个BEST FRIEND是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家伙呢,会不会有觉得丢脸。

JUMP JUMP同学说,要好好复习,不能厌学,一起努力哦。
我其实是有尽力的呢,可还是做不到。做不到。

整个星期天的白天,只是发呆。
2008.04.1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