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啦啦我要在这个角落里偷偷耀我的好心情~

在做操后的那个课间碰见了狗狗,于是两个人拉着一起在楼道里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无视预备铃踩着上课铃匆匆奔回教室。

何涧石同学一副大叔样看到就汹涌澎湃了……
诶诶是大叔啊大叔,只能拼命忍着自己不在脑内剧场里在他脸上标注[唇红齿白腹和煦型极品大叔攻]字样 OTZ...

前段时间因为INDIE神经就一直抽搐着,现在终于回到正常开始听俺家MIKE。
干干净净的鼓点,钢琴偶尔响起,在一片嘈杂中带出安静却惊艳的旋律。
FORT MINOR里无间的合作让人忍不住打响指~
耳机里的巨大分贝让我想即使哪一天聋了我也不会后悔,MIKE同学他值得!

程轶研这几天月考,于是每天上学的路上一手拿着书抱佛脚一手牵着我。
即使我半闭着眼打瞌睡也能走得很安心。

CG和BYC终于被俺给弄放弃了!
我那个得意的亚~

最近教的化学极好玩儿。对烃就是有大爱~

坐第一组,把窗台放得满满,全是些 唱片 硬皮包装书 针线盒 CD机 袋装咖啡。它们在阳光下散发着疏懒的好闻味道。
遇到不想听的课就靠着墙蹲下,把脑袋也在课桌后藏好然后开始 听歌 抄喜欢的歌词 看琴谱 小说 睡觉。
满足于我的小世界对我视界以外的所有也充满莫大的好奇。
那些或平静或激烈的关于我所不知晓的世界的叙述,让人着迷。比起听某些时刻无味的课无疑要精彩得太多。
老师看不到我,看到也装做没有。我已经给足他们面子,所以大家相安无事。
特别是和班主任的关系,已经达到互相完全无视的最高水准了哦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30
这窝里的日志过一位数哦也~

最近自以为妥当地做了好多的错事。

和妈妈完全闹僵。[ 靠她竟然翻我短信和聊天纪录,偷听我打电话!!!!]

我想我是该好好反省了,是不是和所有人的相处模式都完全错误。

但这一刻我只想要安静听歌。

话外音:[NANA OP]实在是太棒乐啊啊啊啊啊啊~
2008.05.26
>>>

因为连着一周的物理课都没有听,所以终于今天晚上良心发现地去物理老师家上课。

昏昏欲睡。

于是就从一堆乖巧听课的女生之中很令人鄙视地跑去了一边的沙发陷入昏迷状态,偶尔抬抬眼皮,关注一下大家的进度,态度嚣张地让自己都感到可怕。。

可是手机震动的瞬间,却突然就清醒过来。

翻开盖,却发现自己弄错了。短信来自VIO而不是你。

我想我那时一定是大脑短路了否则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么一点事情就哭了出来。

为什么不是你。
为什么不是你我就觉得好委屈。
为什么。

>>>

昨天夜里急匆匆地去挂水,已经下了一层楼我却又突然回去把手机带上。

因为我害怕,你发短信,哪怕只是傻兮兮地问一下情况的时候,我不能立刻看到。
结果是我就一直半睡半醒着,怕自己睡得死死得就忽视了你几乎是肯定的安慰的话。
结果是,[几乎肯定]并不等于[一定]。

>>>

好久以前。

蔡茜说你初中的时候,喜欢谁撑死也就1、2年,而且还会同时喜欢好多人。
我说笑着提起,那时你是说,初中的时候还小不懂事,可现在长大了就不会了。

那时我对于答案一点都不在意。也就很无所谓地相信。

可是我现在好在意的。
也不相信你了。

>>>

如果蔡茜从没喜欢过你那该多好。
2008.05.24
>>>

果然土岐麻子小朋友有着惊人的感染力~ 听着现在的背景音我没法不开心起来。

>>>

昨天凌晨4:20我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候有点小无奈。
并没有闹钟响也不是被噩梦惊醒,但就是4:20这样的时刻我竟然会自然醒!
揉揉头发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是因为谁谁谁一直吼着[今晚切尔西将改变历史],所以就潜意识里把自己弄醒了吗我不知道。

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竟然回去看我顶顶不喜欢的足球赛。
我一定是疯了,当看到特里和切尔西不知道的板凳球员点球没进的时候,竟然会有盛大的难过把自己包裹。

WALLS说,他很难过。可我都没有安慰,只是不停地劝他睡觉去。喜欢的球队那么尴尬地输了又因为熬夜而脑袋昏沉,一定会更加郁闷的吧。我这么想。虽然WALLS同学上课睡觉的样子从我这个角度看上去显得很干净啦~

WALLS说,[感谢你刚才陪我……]。
我瞬间被雷到。
很好,非常好。是这样陌生感距离感不认同感兼备的[感谢]!
郁郁了好一会儿就很荣幸地又一次迟到了~

>>>

生病了之后。

手机里大堆大堆的询问短信。
所有的事情几乎都被人帮着揽了下来。
到医务室拿药的CG,跑了4个班帮我借出门证的BYC。
我说我其实很想听下午那场关与的建筑史的讲座,结果XZR说他正好也有兴趣去听,会帮我录音的。然后就毫不犹豫地清空了存得满满的手机存储卡。

你们能不能够不要这样纵容我?
我的无理取闹,你们能不能不要再容忍了?
这样的我,请无视掉吧。

每一个人,都给了我最大的耐心。却只能让我更难过。
好愧疚。。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们,你们却给了我好多。
我想把你们给我的都回报掉,我不想欠任何人。可是就是无法做到。
每天的每天,经常是牵强的笑容和心不在焉的倾听。对于这样的我,没有必要给于那么多的关心。

>>>

很好很好,我又一次小心眼了。

因为今天上午WALLS不是第一个发短信问我为什么迟到的人。

>>>

讨厌高二的男生。

琐。

且一个比一个琐。

>>>

谈蓉现在竟然是戴畅的老婆!

这个世界太暗了 = =! 这年头美女的品位啊啊啊啊啊啊啊!
2008.05.23
>>>

[If you never come to me.]
曾经因为这句话而伤神很久,但现在已经完全不会了。

即使9月30日那天你出现在我的面前,或是更前一些,我也不会有任何的难过任何的改变了。这些曾经只属于你的东西 ,以后只会为了我自己而生根发芽。

不要再为别人而活。

我要做个开心的自私的家伙~

>>>

等短信等得有不太正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情而笑意不可收拾。会在他逃课去打球的时候有小担心老师会发现。会在男生逗我笑的时候无意看向他。
这说明我在乎WALLS我隐约知道,但无所谓了。
我再也不想强迫自己什么。顺其自然是王道,最起码不会有后悔。

突然觉得自己有利用他的存在来温暖自己生活的卑鄙目的。
啦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巫婆转世呢 ~> <~

>>>

与我认可的人,熟悉的人无关的事情,已经一概不想管了。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必要含糊其辞,没必要小心翼翼地隐藏好,反正我已经不会再受伤了也相信没有谁会被我重重伤到。
暧昧对于不爱的人是个大大的坏东西,做人就该干脆些嘛,优柔寡断不是个好作风。

依赖心渐重。好奇心渐重。占有欲渐重。
那些我所在意的人们,对于你们,我已经吃醋可以吃到油盐不进了。
虽然知道这么小心眼下去绝对行不通,但是就是不想约束自己。
心情只有[高兴]和[不高兴]之分,那些杂七杂八的复杂情感,请随便找个隐蔽的角落蹲着缩着去吧,我不要你们!

开始频繁地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梦醒来什么都记不得但是却会有一天的好心情。

>>>

与蒋健羽小朋友临睡前无关痛痒的小对话,与则偶尔的大吐苦水

经常能看见小火穿着白色衬衫在球场边看高二打球,然后隔着远远挥手

胡歆艺越来越漂亮幸福的小女人状态

朱越石和原配夫人任别人怎么离间都仍然感情超棒

江谦姐的男友虽然身高有问题但是两个人都超级体谅对方

海和XX(见鬼,我竟然能够和他熟捻起来T^T)都是很好的孩子,能够笑着耐着性子安静听我说所有的话

这无数的生活碎片,都让我内心逐渐温暖起来。

谢谢你们无意间为我所做的这所有。
2008.05.19
>>>

啦啦l啦我又丢了一篇长长,长长的日志……

不过没关系,尽是些不开心的事情,丢了也罢。没心没肺地心情大好起来。

换了满是[ i love you + 爱心 ]的恶俗模板,看着就很幼稚地开心~

>>>

删掉了BGM里魏如萱难过的声音,开始去找些最近听的中文小清新INDIE ROCK什么的,但是几乎无一链接可用 = =!
这个让人绝望的世界我偶尔想支持一下国产都没有机会!
啊啊啊中国的大好非商业创作市场,果然是…很非商业…

最近听硬摇已经听到恶心了,实在是不想再放进BLOG,于是开始寻找广大国际市场的非摇滚。
可只能继续嚎叫着[啊啊啊],并依旧一无所获着。

啦啦,亲爱的中国网络,您别逼着我去接受哪些猥琐的一搜一大坨的大众偶像好不好。我现在看见SHAKIRA之类的人物就有无力扶墙的欲望 T^T

最后放了[无牙]里曾推荐过的日本歌手。还都不是唱日文的 = =
这个世界还真是无力啊。
土岐麻子同学唱英文唱得那般随意我还能够接受可是M里那只典型亚洲美女能够靠着墙随便一吊嗓子就是法文出来 ,听者绝对存在巨大的差异感 = =

诶诶,有出息的日本歌手和日本受众啊。
诶诶,有出息的中文歌手和没出息的中国听众啊。

>>>

越发觉得自己性格已经逐渐好转。
啦啦,身边太阳一般的生物存在太多,不开心的机会实在有限。
可是仍然经常地,讨厌与人交往。

今天上午和程一起被尹湘江拉去参加什么保护南京城墙的诡异活动,我竟然很离奇地没有拒绝。
临行前,我是这样教育自己:也是想给自己一个接触他人的机会吧。我不能够永远就那样长不大呀,任性也是要有个限度的。

果真今天认识了一堆高二的人。
他们一个比一个擅长交际,擅长笑着盯着你的眼说话。那都是我一刻都不能做到事情。
下小雨的时候我没带伞也不愿打伞,却不断地有伞递过来,便有感到瞬间不辨好歹的厌烦。
在分开前留手机号码混乱到头大。
每一个人都能够清晰记忆我的名字,可除了程的名字我早就烂熟以外,谁的名字我都没记住。
或许是我潜意识里,根本,不想记忆。

程想拉我和朱越石一起吃中饭,然后去南图。
但是想想有朱越石这么一个存在,便胆怯起来。我至今还是一点都不能做到和男生正常相处

在独自一人回家的路上,对着手机里无意间存储的那么多陌生的人名发呆。
回家以后便让爸爸有空的时候让人去帮我新办一张手机卡。
我想换号码了。

好讨厌这样厌恶甚至恐惧与人正常交往的自己。
长大以后,我肯定是同现在的哥哥一样吧,无法独自立足于社会。哥哥和我几乎拥有一模一样的性格呢。
2008.05.18
汶川大地震。

昨天的广播因为班上的吵闹所以完全听不清,事后才知道大概是有关于这次地震的,也没怎么在意。不料却是通知今天中午进行校内募捐。

今天中午知道的时候有说不出的懊恼:早晨来学校的时候因为顺路买了100元的手机冲值卡,上午交完数学材料费身上就只有70了,能捐的也就50。有和海打算去找周加宽借钱,可是办公室的门却锁得紧紧的。

一路走去校门口的募捐处,看见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欣慰着脸往回走。这人群之中我竟然还看见了李铨,我一直很不以为然的,甚至是有小鄙夷的李铨。看着他满脸的笑容,突然间就有小愧疚。我想我不该一直那么认为,认为他就是一个只会欺负杨星灿的混蛋。他已经变了很多很多。

回班之后,才发现好像全班也就我和海两个人去捐了钱。班长在台上号召却无一人响应。那边一圈的男生在“聚精会神”地玩魔兽、PS2。这边的一圈女生在“聚精会神”地讨论着彼此身材和服饰。那些我平日里可以做到一笑了之的话题,现在听到却觉得自己已经恶心地快要吐出来了。整个教室里闷得难以呼吸。

喂,每个月拿父母1000的她,拿父母800的你,就连几十元都省不下来去帮助那样无助的人吗!
喂,你们,叫我觉得的,不仅是失望,还有无比的陌生感。

你们成绩差。好,这没关系。成绩又不代表什么。
你们性格不够好。行,这也没关系。反正我这人好脾气。

可是,你们现在的这些作为,该叫我怎么能不在意呢,该叫我拿什么理由去说服自己。这样冷漠的你们叫我觉得,好心寒。

整整一中午,什么事都做不下去。只是对着窗户发呆,听卡奇社温暖的声音。

海说:我巴不得早些离开这个班。
我也自高中以来,第一次生出了这样的念头。
是的,这样的以太中,我无法呼吸,无法生活。

2008.05.14
最喜欢的女孩类型——美而不自知。

NND这才叫极品啊~
2008.05.05
>>>

我以为我可以不爱你了就可以开心起来。
我。以。为。

>>>

开始极力得和麻烦撇清关系。可是越陷越深。
明明是不想做个玩火的呆瓜,可最终却好像是在往火坑里跳。

>>>

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爱上WALLS,怎么努力都不会有用。
可是拒绝不了温暖,哪怕只是一点。
在深夜被噩梦惊醒。
放学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回家的我,一个人寂寞地坐在KFC里写物理。
那些郁闷的事情满腹。
那些开心的好玩的事情想要找一个倾听者。
……
这些时候,我潜意识里没法不找寻温暖。
于是就任性地由着关系变得复杂起来。

喂,我说上帝那老头,我这样的家伙肯定是会遭报应吧。

>>>

JUMP JUMP同学想把我忘记,这明明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自己却很无理取闹地觉得好难过。
喂,当朋友真的就那么难吗。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以前那样相处。
我真的不想,成为于你遥远的存在。

>>>

怎么办我还是好想你。
即使不爱了,你还是我唯一可以为之努力的人。

我要为了你而变得优秀起来。
仅为了你。

>>>

我是独占欲那么强烈的家伙。
无论对于是你,是父母,是朋友,甚至只是喜欢的人。
我只想你们成为我的东西,仅属于我一人的专用物品。

请要么不靠近我,要么只爱我一人。
2008.05.0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