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睡不着觉,爬起来单曲循环着听 Stars —— One more night.
安静看着蚊子吸附在腿上吮吸血液,细长的嘴微微颤。

我知道我有点想WALLS,但仅止于[ 有些 ]。
不是木棉。
从来就不是需要依附着什么才能向上攀升的,软弱的木棉。

昨天爷爷心脏病突发,又一次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

可是在那个我不能未卜先知的时刻,我就只能站在市红十字医院老旧昏暗的走廊上发呆。
没有什么焦急的心情。
没有波澜起伏的心境。

只是想到爷爷的一点一滴就觉得自己是个好没用的人。

没用。
没能研制出什么万能的药片;
不是华佗再世;
不是救世主不能拯救众生;
不早些再早些出生然后偷偷销毁潘多拉的盒子;
……

我知道这些纷乱念头的幼稚可笑,可是当时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不这么去想。

[是的,好没用的人。]
无比的自我厌恶。
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静静等待的感觉好差劲。

[自己这样的人还是死了算了吧。]
这样的念头一遍又一遍在脑海里反复,有微弱的回声。

知道爷爷没事后,继续回到学校上课。
和问起的人轻轻带过,WALLS所说的 [幸好没事] 也不能使我感到丝毫温暖。

只知道自己突然觉得好累。
那段短暂的,无力的等待时间已经把我抽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6.07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leepyslicker.blog71.fc2.com/tb.php/18-c309b6a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