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昨天晚上直到今天下午,如题。

>>>
为什么小时候可以发烧41C都手舞足蹈蹦蹦跳跳,可是长大了以后即便只有39度的烧都难过到不行。一直在想,谁能够给我一刀给个痛快就好了 = =#

呼吸炙热,脑袋痛得像是要裂了。
起身的时候或者只是稍微改变一下身体的姿态,眼前就一片颠倒的。
无法一个人行走,脚步始终是虚浮的。

>>>
在医院打了一天的点滴。

可头疼的仍旧头疼,眩晕的仍旧眩晕,想吐的仍旧想吐。

抽血2个针孔,打点滴共计5个针孔。实际上只要2个就能完全搞定的事情,因为负责给我扎针的是个很漂亮的状似新人,所以残了 TAT~
好希望自己是个孩子,那样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喊出来我疼我怕爸爸我们回家吧我不治了好不好。可是现在的自己,只能闭紧眼睛。

一天一夜没有吃任何东西。

>>>
但我一直一直地在想,我是个好幸福的人。

8:03,WALLS问起。然后接着是海和倩荔。
你们肯定不知道,你们那一点点的好奇和关心,让我闷在医院的病床被子里开心地哭了出来。
医院里的空气好污浊。那被子的味道更是奇怪。可我还是忍不住躲进被子里,开心地哭。
我从来就很清楚自己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我的存在,无关紧要。

打点滴的时候我告诉爸爸,我一切都能搞定,你不用陪我的。
可是爸爸还是放心不下地陪了我整整一天。
然后就不停地接手机。不停地向电波那端的人解释:实在是对不起啊,我这边正在陪女儿看病,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吧。
一直不停地解释,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6.16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leepyslicker.blog71.fc2.com/tb.php/25-ee99105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