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啦啦l啦我又丢了一篇长长,长长的日志……

不过没关系,尽是些不开心的事情,丢了也罢。没心没肺地心情大好起来。

换了满是[ i love you + 爱心 ]的恶俗模板,看着就很幼稚地开心~

>>>

删掉了BGM里魏如萱难过的声音,开始去找些最近听的中文小清新INDIE ROCK什么的,但是几乎无一链接可用 = =!
这个让人绝望的世界我偶尔想支持一下国产都没有机会!
啊啊啊中国的大好非商业创作市场,果然是…很非商业…

最近听硬摇已经听到恶心了,实在是不想再放进BLOG,于是开始寻找广大国际市场的非摇滚。
可只能继续嚎叫着[啊啊啊],并依旧一无所获着。

啦啦,亲爱的中国网络,您别逼着我去接受哪些猥琐的一搜一大坨的大众偶像好不好。我现在看见SHAKIRA之类的人物就有无力扶墙的欲望 T^T

最后放了[无牙]里曾推荐过的日本歌手。还都不是唱日文的 = =
这个世界还真是无力啊。
土岐麻子同学唱英文唱得那般随意我还能够接受可是M里那只典型亚洲美女能够靠着墙随便一吊嗓子就是法文出来 ,听者绝对存在巨大的差异感 = =

诶诶,有出息的日本歌手和日本受众啊。
诶诶,有出息的中文歌手和没出息的中国听众啊。

>>>

越发觉得自己性格已经逐渐好转。
啦啦,身边太阳一般的生物存在太多,不开心的机会实在有限。
可是仍然经常地,讨厌与人交往。

今天上午和程一起被尹湘江拉去参加什么保护南京城墙的诡异活动,我竟然很离奇地没有拒绝。
临行前,我是这样教育自己:也是想给自己一个接触他人的机会吧。我不能够永远就那样长不大呀,任性也是要有个限度的。

果真今天认识了一堆高二的人。
他们一个比一个擅长交际,擅长笑着盯着你的眼说话。那都是我一刻都不能做到事情。
下小雨的时候我没带伞也不愿打伞,却不断地有伞递过来,便有感到瞬间不辨好歹的厌烦。
在分开前留手机号码混乱到头大。
每一个人都能够清晰记忆我的名字,可除了程的名字我早就烂熟以外,谁的名字我都没记住。
或许是我潜意识里,根本,不想记忆。

程想拉我和朱越石一起吃中饭,然后去南图。
但是想想有朱越石这么一个存在,便胆怯起来。我至今还是一点都不能做到和男生正常相处

在独自一人回家的路上,对着手机里无意间存储的那么多陌生的人名发呆。
回家以后便让爸爸有空的时候让人去帮我新办一张手机卡。
我想换号码了。

好讨厌这样厌恶甚至恐惧与人正常交往的自己。
长大以后,我肯定是同现在的哥哥一样吧,无法独自立足于社会。哥哥和我几乎拥有一模一样的性格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18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leepyslicker.blog71.fc2.com/tb.php/7-7999d7d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